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零七章 黑暗笼罩之处,光明亦会降临(2)

    太极龙的学员用载体打架不是什么新鲜事,虽然大家都是讲文明有素质的清大学生,可在载体状态下不会致人死亡,每个人内心平时被道德和法律压抑住的暴力因子就会被完全激发,变的十分好斗,实际上绝大多数普通人忽然掌控了乌洛波洛斯,都会变的与从前不一样。

    而太极龙对新学员的教育方式并不是压抑,因为想要成为天选者,乃至登上天榜,必须对武力有所追求。不过太极龙有条清晰的线,那就是里世界是里世界,绝对不允许里世界的事情干涉到表世界,于是在这种疏导政策的作用下,太极龙的新学员在载体状态下和本体几乎不是同一个人。

    比如喜欢装逼的顾非凡,在表世界他不过是个有点冷傲的男生,简单的来说就是花季少女们最爱的霸道总裁,但在载体状态下,他就会变的极其喜欢装逼,而他喜欢装逼并不是热衷于装逼,只是想要找架打。

    人类对暴力的崇拜可以说是深入骨髓的,尤其是在男性身上,好斗的本性从幼年时期就有所体现,在儿童的幼年时期,利用暴力征服他人在潜意识里并不是加害,而是一项成就,这就是人类的动物性,为了建立群体内的权利秩序。它不仅植根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甚至植根于基于人类建立的社会和国家之中。

    不论人类从表面看起来被文明驯化的开始学会仁慈,开始学会怜悯,学会关爱。但暴力就如同太阳下的阴影,不管它是深藏不露还是若隐若现,它始终都存在,并且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尽管它看起来似乎离你很远,但它一点都不远,比如付远卓,你要说他崇拜暴力他肯定不承认,但你要问他喜欢不喜欢《一拳超人》、《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银魂》、《我的英雄学院》等等这些日夲漫画,喜欢不喜欢《蝙蝠侠》、《蜘蛛侠》、《钢铁侠》、《海王》等等出自漫威Dc的超级英雄电影,他一定会说喜欢。

    那他喜欢这些漫画或者电影的什么呢?

    追根究底,每个男生喜欢这些坚持理想与正义的热血动漫主角们又或者每次出场都要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们,真是喜欢他们的侠义心肠又或者不屈不挠的斗志?

    实际上都是崇拜主角们所拥有的超凡力量。

    此刻付远卓挥舞着拳头从台阶下面向上冲,其他的太极龙成员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虽说这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场面比较少见,可龙血会和青龙会私下约斗甚至在遗迹之地内抢怪打群架却是常事,因此一种太极龙学员立刻轻车熟路的给付远卓和蔡树峰让开了一大片空地,所有人都跳到了山门大理石台阶宽阔的栏杆之上,饶有兴致的注视着这场战斗。

    没有人认为付远卓能赢,抛开各自拥有的技能不说,蔡树峰已经大四,目前载体等级已经升上了十六级,光等级就是付远卓的两倍,更不要说蔡树峰是亢龙组新学员中有数的单挑高手,任谁都能遇见这是场一面倒的战斗,看客们都在等待在不自量力的付远卓被蔡树峰给虐杀。

    果不其然,付远卓刚刚冲到距离蔡树峰还有sān jí台阶,跃起挥拳将覆盖着蓝色低频电磁光波的拳头砸向蔡树峰的瞬间,蔡树峰也同样挥拳不偏不倚的对在了付远卓的拳头上。

    这个瞬间,低频电磁光波的能量全部倒流,在付远卓的光盾上覆盖出了一层盾形的蓝色薄膜,而蔡树峰戴在右手的手套以及裹着右臂的衣袖全部碎裂成了粉末,露出一条粗壮的全金属手臂,金色的手臂和拳头在夕阳的照耀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这光芒并不算璀璨,但对于付远卓和其他太极龙学员来说却十分冰冷和可怖。

    任谁都知道,半机械人身上的机械化程度越高,且使用的机械部件等级越高,实力就越强大。而区分机械部件等级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颜色,一般情况下是按照黑、青、银、金、白、流光六个等级区分,而流光属于还未能开发完成的装备,还没有能够突破材料限制,只是传说中的部件,因此目前最高等级就是白色,次一级的就是金色。

    而蔡树峰居然拥有一条对于初级学员们来说昂贵到离谱的金色全机械手臂,不得不让众人惊呼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张大嘴巴一脸羡慕的看着那条在夕阳下熠熠生辉的金属手臂,看着在半空中的付远卓的普通手臂弯曲折断,接着金色的拳头直击付远卓的胸膛,这个时候付远卓还想改变姿势躲过,然而空中无处借力,强行扭身已经来不及,被直接轰飞。

    众人看着付远卓在像只虾米般在空中画了条抛物线,坠落在山门台阶的最下方,发出了惊叹。

    “金色部件!我艹!蔡树峰居然有金色部件”

    “这货藏的够深的,难怪一直戴着手套。”

    “mD,这得多少贡献点数啊?”

    “cm1700-wg3型全金属手臂,等级a级,机械响应速度0.001秒,执行精度正负0.005,屈服强度340kgf/mm以上,抗拉强度在365kgf/mm以上,力量输出5000kg需要一千万美金的制作费,以及3000贡献点数。”站在侧面的数据百事通关博君一脸羡慕的看着蔡树峰的金色手臂甩出了一连串数据。

    “看来蔡树峰的目标是攒一套王冠Ⅲ{wg3}系列的部件,这可不是一点贡献点数能够解决的,手臂是其中最便宜的部件了,王冠Ⅲ的电磁心脏需要15000贡献点数”双手抱胸的顾非凡盯着站在台阶正中间的蔡树峰虚了一下眼睛的说道。

    “就算是最便宜的手臂也买不起啊!我两年多就攒了1500点贡献点数,想要换个朱雀Ⅱ系列的手臂都还差点”顾非凡身侧的金子涵噘着嘴巴说。

    顾非凡笑了一下说:“差多少我给你。”

    朱雀Ⅱ系列属于四大神兽系列,银色三b等级部件,适用于远程半机械人,即便比王冠Ⅲ差一个档次,可对于大多数还在使用黑色太极系列通用部件的亢龙组学员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顾非凡和金子涵的狗粮一撒,周围的亢龙组学员又爆发了一阵叫两人结婚的起哄声。

    关博君鄙夷的“哼”了一声低声说:“连婚都不敢结,就不要秀恩爱啦!”自从谢旻韫和成默结婚以来,众人都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真爱,因此经常拿“结婚”来说事。

    看到蔡树峰的王冠Ⅲ金属手臂,龙血会的人则表情凝重,和杜冷站在一起的朱令旗沉声说道:“蔡树峰竟然有了王冠Ⅲ的手臂,如果还有个功率足够大的心脏,能够百分之百发挥王冠Ⅲ的功能,加上等级优势,明年夏天的演武,他几乎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

    杜冷皱着眉头说:“单人战的冠军我们本来就很难争,我猜顾非凡应该比我们更头疼,我们的目标是团体战,只要三人团体战和五人团体战能拿第一,好处比单人战的第一更多。”

    朱令旗犹豫了一下说道:“可万一蔡树峰和顾非凡加入同一个队呢?”

    杜冷淡淡的笑了一下说:“我觉得他们两个不会加入同一个队。”

    朱令旗想了一下认可了杜冷的说法,在杜冷耳边小声说:“只要他们两个不加同一个队,我们拿团体战的冠军应该如探囊取物。”

    杜冷知道朱令旗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韩皆骥和刘嘉元的死让青龙会损失惨重,尤其是和蔡树峰关系非常好的韩皆骥,也是新学员中派的上号的solo高手,原本韩皆骥在的话,明年不论单人赛还是团体赛蔡树峰都有很大的机会问鼎冠军,发生了意外之后,这个可能性就大打折扣,也难怪蔡树峰对可能是内奸的成默如此不满了。

    当然这些原因是不能说出来的,杜冷转头瞥了一眼躺倒在山门台阶下的付远卓,此时此刻有人在议论蔡树峰夺人眼球的王冠Ⅲ金色部件,有人在用羡慕的眼神瞧着顾非凡和金子涵,但没有人关注躺倒在山门下方的付远卓,只有杜冷瞧了付远卓一眼,随后低声说:“我现在很好奇蔡树峰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啊!这种事情他不敢也没有必要说谎吧!”一旁的许霁云说道。

    “成默不是和你认识吗?你觉得他会不会是叛徒?”朱令旗好奇的问。

    杜冷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也不知他的意思是“不知道”还是“不会是成默”的意思,他抬头望向了高处山门上方的大殿,巨大大理石石柱支撑起了威严恢弘的大殿,充斥着神圣的肃穆。象牙白色的大理石屋顶在血红的夕阳映衬下如同燃烧了起来,闪耀着恢弘的光芒。手持三星权杖的谢旻韫宁静而冷漠,她恍若希腊神话中的神祇般,扬着高贵而完美的面孔,正俯瞰着下方的一切。

    谢旻韫绝世的姿容让杜冷的心中一疼,心想:“要是成默真是内奸就好了。”

    许霁云也注意到了杜冷的动作,她也顺着杜冷的视线看向了谢旻韫,见谢旻韫的表情似乎不打算替为成默打抱不平的付远卓出手,轻声说道:“看样子那个成默确实凉了。”

    就在这时,原本躺在山门台阶下的付远卓扶着右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来刚才那一击对他来说伤害不轻。

    站在台阶中央的蔡树峰低头看着付远卓像是看着蝼蚁,他冷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太极龙的,说实话,就你现在的水平根本不配,你又有什么资格替成默那个嫌疑犯说话?”

    “我相信成默不是那种人!”付远卓挺直背脊斩钉截铁的说。

    “他要不是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会被关起来讯问?”蔡树峰冷冷的说。

    付远卓不知道如何辩驳,但是他相信绝对不是成默,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仰着头,恶狠狠的像狼一样盯着蔡树峰,他不后悔一时的冲动,只痛恨自己的实力太弱,他想要是成默在这里会怎么做,可想来想去成默一定不会像他这样脑子一热就上,就算上了,此时成默也一定能够凭借嘴炮就能让蔡树峰哑口无言,而自己除了咬牙切齿自取其辱什么都做不了。

    “看什么看?不服气?”顿了一下,蔡树峰背过了左手,一副绝世高手的风范淡淡的说道说道:“别说我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我不用护盾不用任何技能,还让你一只手,只要你能碰到我,就算你赢我会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蔡树峰话音落下的瞬间,谢旻韫的金色权杖微微亮了一下,没有人留意到这一幕,即便正在仰视着谢旻韫观察她会作何反应的人,也以为不过是阳光恰好换了个角度照射在权杖之上,背对着大殿的蔡树峰就更无从知晓了。

    恰好此时夕阳降落到了付远卓头顶三十度角的位置,洁白的大理石的阶梯被照的如火烧云般红艳,付远卓浓黑的影子笔直的杵在一片绯红之间,站在山门下方的付远卓忽然间感觉到身体之内鼓动着一股澎湃的力量,这力量越来越强从心脏涌向四肢百骸。

    付远卓看了下自己的状态栏,不仅损失了一半的体力值全部回满,情绪条直接变成了燃烧状态,像是沸腾的岩浆。付远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微微张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时信息栏跳了一下,付远卓就看见谢旻韫发给他的信息,“记住一定在离他还有五级台阶时起跳,佯做攻击他左边的破绽,实际目标是将位置转移到台阶高处,记得在半空扭身,站好位置以后在他转身的刹那攻击他的左侧。虽然不足以击败他,但是碰到他不是难事,至于你是选择只碰一下,还是扇他一耳光,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

    看到这条信息,付远卓立刻毫不犹豫踏上阶梯向着蔡树峰冲了过去,在其他人的视野里,付远卓这一次的冲刺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上次就像一条鱼,虽然速度不满但感官上毫无冲击力,而这一次就像是炮弹,满满的都是压迫感。

    蔡树峰对来势汹汹的付远卓丝毫不以为意,只是若无其事的挥起了金灿灿的右手,像站在舞台中央的斗牛士那般潇洒和写意,见付远卓还是跃起攻击,只是这一次想利用自己无法使用左手的优势,攻击自己左侧,他冷笑了一声,刚打算用开始同一招挥拳迎击,却发现自己的眼睛里只有一片血红色的阳光,而付远卓已经在半空中消失不见了。

    蔡树峰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三维地图,就听见旁边的人在喊:“后面!”

    按道理来说蔡树峰这个时候最正确的反应应该是直接往下走,逃到付远卓的攻击范围之外,然而骄傲不允许蔡树峰这样做,他听声辨位原地转身打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摆拳,却打了个空,可空气中却响起了“啪”的一声。蔡树峰看到付远卓的掌影掠过,这才感觉到侧脸挨了一巴掌,虽然就像微风拂过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听到周遭“哇”的不可思议的惊呼,蔡树峰却如同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伤害。

    付远卓一击得手也不贪心,立刻往后一跳,站到了台阶的上方,好整以暇的说道:“看来差距也没有多大嘛,要刚才我有王冠Ⅲ的全金属手臂,你估计都飞到山下去了。

    “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蔡树峰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他的脸完全沉了下去,阴沉着面容盯着付远卓,就像愤怒的狮子盯着偷窃自己食物的鬣狗,如果不是载体不会脸红,估计此刻他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你已经让我知道什么是后悔了!”停顿了一下,付远卓“呵呵”一笑说,“我现在就后悔刚才没有扇重一点”

    “贱种!你这是在找死”蔡树峰怒喝了一声,向上疾冲。

    蔡树峰的动作比付远卓的动作不知道快多少倍,在其他人的视野里,付远卓的动作能够很清晰的捕捉到,但蔡树峰的动作就有若闪电,只看见一道金光飚向了付远卓,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付远卓被狂怒的蔡树峰暴揍一顿,却看见了蔡树峰半挥着巴掌凝固在了付远卓的面前,这一秒时空似乎静止了。

    “时间到了,我们进入帕特农神庙开始攻略雅典娜。”谢旻韫清淡的声音如休止符终止了一切喧闹,整个山门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了站在山门大殿入口处的谢旻韫,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转身向着大殿内走去。

    付远卓看了眼近在咫尺的蔡树峰心里松了口气,见他一脸挣扎的想要挣脱禁锢的狰狞模样,整了整衣领,微笑着说道:“我跟你的差距只要努力就能追的上,你跟成默的差距可是一个谢旻韫你永远也别想追上咯!”

    蔡树峰想要说点什么,可连张嘴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付远卓离开。其他人全都围了上来,像是参观文物般围着蔡树峰讨论了起来。

    “我的天,谢旻韫这是什么技能,居然能把蔡树峰禁锢这么久!”

    “我猜是sss技能‘时空静止’。”

    “怎么可能时空静止是大范围群体技能如果是‘时空静止’,我们根本无法观测好吗!”

    “那会是什么技能?”

    “有点像是深渊凝视,可深渊凝视不瞬发,也禁锢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啊!”

    “也许不是我们真理系的技能,属于天使的圣言系”

    “不管是什么技能,我看蔡树峰估计连谢旻韫一招都抵挡不了。”

    蔡树峰被鞭尸,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发现自己好像能动了却不敢动,依旧装作被禁锢在原地的样子,这时一群平时关系还算可以的学员走了过来,有人说道:“我们还是帮忙把蔡树峰抬进去吧?要不然等下还没有恢复,别连一点经验都吃不到”

    “哎!老蔡也是,明知道成默是谢旻韫的男人,干嘛要去说成默就算要说,也等实锤了再说啊!”

    “马儿的死对老蔡来说刺激还是挺大的要不然老蔡也不至于这样恨成默”

    “也是前些天还好好的说要一起去海边泡洋妞转眼人就没了实在太可怜了。”

    “要是成默真是内奸,管他和谢旻韫什么关系,老子都要弄死他!”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把老菜给抬进去吧!”

    付远卓在大殿里追上了谢旻韫,雅典卫城山门进口处的大殿层高有二十多米,尽管里面没有雕像,但仅仅那些华美的大理石立柱,就让这座神庙般的建筑显得华美而壮丽。尤其是此刻,一轮暗红色的夕阳正镶嵌在大殿的进口处,绚丽的霞光沉落在大殿中央,以其余辉照射着洁白的古希腊多利安石柱以及它们所拱卫的女神——手持金杖的谢旻韫。付远卓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定了定神才按压住那股冲动,虔诚的说道:“谢学姐!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谢旻韫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回头看了付远卓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替成默说话,应该我谢谢你才对。”付远卓连忙摆手:“应该的,我和成默是好兄弟,没有他,我考不上清华,也进不来太极龙而且,我相信他绝对不是内奸,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既然这样,以后你要有什么麻烦或者有什么困难多找成默商量,不要害怕麻烦他,有空的时候也多找他出去玩,不要怕骚扰到他,你别看他冷冰冰一副巨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但只要你死缠烂打,他还是不忍心拒绝的。”谢旻韫轻声说。

    付远卓抠了抠脑袋说:“是吗?我其实挺想找他出去玩的,但每次一找他,他都会说你这成绩还敢出去玩?然后就会被他拉着做习题也就忘了玩这回事了。”

    谢旻韫微微笑了一下,说:“下次不要理会他反客为主声东击西的烂借口,就硬扯他出去玩好了!他其实现在什么都不缺,可就是还没有从朝不保夕的心脏病里走出来,尽管身体好了,精神还被困在里面,一刻也放松不下来。即便很多人对他很好,却很少有人真的能把他紧绷的那根弦调的松弛一些,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向前奔跑就像后面有什么在追赶他又或者说是在逃避着什么东西”

    “啊!不会吧?我看他比以前阳光不少了啊!尤其是和你结婚以后偶尔还会笑了!”

    “我还是希望他和其他人的羁绊也能深一些,这样的话,他能够感受到更多不同的幸福不至于”谢旻韫停了一下脚步,轻声说道:“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它当做黎明的曙光。”

    付远卓有些懵,他完全不能领会谢旻韫的语言中的深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谢旻韫也没有解释,只是在公共频道里发言:“今天希望大家效率高一点,我们早点刷完boss,早点下线,不要耽误我回去陪我丈夫的时间。”

    没有人回应谢旻韫,所有人都在想着三a级遗迹之地,说快点就能快点吗?

    然而这一次,他们在谢旻韫的指挥下,创造了太极龙新学员攻打雅典娜的最快记录。只是,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就像被谢旻韫安排拉仇恨的蔡树峰挂了三次,付了几千万的买活费,这一次算是出了血本。

    被隔离的成默并不知道这一切,谢旻韫并没有告诉他,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一群还没有与晋级成天选者的菜鸟们怎么看他。

    原本太极龙是计划在23号完成雅典卫城遗迹之地的攻略就离开雅典,但因为遇袭并死亡四个人,丢失里五块乌洛波洛斯,为了查案不得不多滞留了一天。

    24号下午三点,太极龙的所有成员才得到命令,收拾东西,两个小时之后启程前往西班牙。

    这时成默还在房间里看从《nature》上买的量子力学的论文,去年耶鲁大学的实验捕捉到电子跃迁的情形,证明了电子跃迁是需要时间的,它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而不是波尔海森堡所说的不连续的。实验让整个世界为之震动,紧接着《nature》上又出了不少新的论文,都在讨论这个实验。

    成默一直都在关注,此刻就是在看一篇关于《量子轨迹理论》的论文,看的正投入的成默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背后站了个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成默端起杯子喝枸杞茶时才留意到玻璃上有白秀秀的倒影,他也没有惊愕,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水,放下杯子才站了起来回头看着白秀秀说道:“白姐你怎么来了?”

    白秀秀面无表情的问:“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案子的进展?”

    “既然是您来了,那就说明没什么大问题。”成默淡然的回答道。

    白秀秀叹了口气,低声说:“你就是太聪明了,聪明到连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你。”

    “你当然可以信任我。”顿了一下,成默平静的说:“百分之百的那种。”

    白秀秀从口袋里掏出成默的乌洛波洛斯和一枚徽章,再递给成默时说道:“你的嫌疑暂时解除了,陈放的证词对你实在太有利了,要不是查明陈放确实没有问题,你和陈放也八竿子打不着,估计谢组长都会怀疑你和陈放是串通好了的”

    成默接过手表和徽章,先将手表马上戴好,听到白秀秀的话心下略疑,不解的问道:“陈放说了什么?”

    “这是机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成默假装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接着问道:“那现在没我什么事情了吧?我可以随意行动了?”

    白秀秀瞧了眼被成默放在桌子上太极龙徽章,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把徽章戴上不能摘下来,直到回国。”

    “睡觉也不能?”

    白秀秀摇头,严肃的说道:“不能。每天洗澡有十五分钟时间,你每天最多只能摘下来十五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女娲就会通知人工介入”

    成默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接着他将徽章拿了起来,随意的贴在了右胸。

    “以后凡事主动汇报,缺钱就跟我说,怎么也不能去做些不该做的事情”白秀秀语重心长的说。

    成默低下了头,不忍和白秀秀对视。

    “你自己是有主意的人,我也不多说你了,但希望你吸取这次教训,不要再犯不该犯的错误。”

    “不会了,白姐。”成默用略感惭愧的声音的说。

    “去吧!谢旻韫在等你”白秀秀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成默,“去罗马好好散散心,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

    成默没有接,摇了摇头说道:“白姐,不用”

    白秀秀直接把银行卡塞进了成默的上衣口袋,又整理了一下他不太整齐的衣领,轻声说道:“天选者是烧钱的职业,原来是我疏忽了,你别怪白姐密码是你的生日,以后每个月白姐都会给你存钱算是投资。”

    “投资?”

    白秀秀捏着成默的耳垂扭了两下,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一定会帮我毁灭黑死病的吗?就忘记了啊?我也不能让你白努力,当然要投资啊!”

    成默没有回应,但他在心中说道:“您的投资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的。”8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